桃子

好想他们,太想太想了。

有一点像失恋后的某一段时间,你觉得自己好了,别人也这样觉得,可就是会有那么一个下午,所有的记忆苏醒回潮,思念没顶。

最喜欢银行太太的《忽如远行客》,想听他「回暖春天流过干涸乱石的泉水」的声音,想看那座铺满心事和落叶的佛院,想摸一摸楼梯后面的转经筒。

「有的事,不可说清,只该留待他岁回首泪如倾。」

评论
热度(5)

我不会再有别的墙头了。
爱楼诚,爱东凯。

© 桃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