桃子

疯癫

又疯又傻。
还是这么的爱着这两个人。
无力无法,日日对着tag发呆,看到更新就欣喜万分激动不已,没人发文就患得患失觉得大家是不是都走了,不爱了?
一早就说自己中毒深重,毒侵肌理。从没想过解毒活命,想要这毒渗透每一处血肉,缠绕每一支神经。

知道很多人讲完了自己心里他们的故事,于是放下了,走远了;也知道很多人的热情被琐碎磨光,伤了心,所以,从前往后都不要了。
黯然也神伤,大概越长大就越知道很多事无力掌握的恐惧和痛苦。

放任自己的情绪被这两个名字牵动,时至今日依旧对各种原著向/原剧向文没有抵抗力。不是不明白已经有太多太多作者写了,太多太多的故事把情节大概都写尽了,依旧痴傻着,痴迷到无法自拔。
画一幅画儿,喝一杯酒,跳一支舞……
交错的脸庞,眼神低语,抓皱的衣料……
暗流涌动的情绪,眼波流转的情意,看多少都不够。
不是不知道陈年旧梗教人无法下手,脉脉情话总有一天诉尽,却还是执着着找寻。不想放过一丝一毫,大概是不死不休。

着迷在他们的衣角眉梢,放不下他们的一词一句。在每篇文里默默复习每个情节,不愿意面对每一个分别和结局。
提不起脚步,做一个不醒来的梦。

评论(2)
热度(4)

我不会再有别的墙头了。
楼诚,一辈子。

© 桃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