桃子

总觉得,楼总大概是一个生而孤独的人。他的智敏谋思似乎都用来感知生命的痛苦和折磨。他用冷色的外壳,让自己变成低温动物,来平衡人生的悲凉。他不怕死,他做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赴死,也许当尖刀划破了胸膛,心室中原始的脉动消失,喷薄的热血可以温暖他僵冷的身体。

然后,他遇到了阿诚哥。温润如玉。
当他握住那双脏兮兮的小手,我想,改变的绝不只是一个人的生命。因为救赎,从来都是相互的。
孤独的灵魂遇到了另一个孤独的灵魂,他们给了彼此一个家。在生命相融的拥抱里,寒冷被温暖抚慰,颤抖有了依靠,脆弱得以喘息,沉重找到支点。

从来不敢想象,楼总一个人。最怕他依旧谈笑风生,最怕他的脚步依旧稳健。不敢想也不敢看。
看不了他一个人回家,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客厅,一个人坐在桌前吃面,一个人躺在床上辗转。

夜,那么浓,那么长,好像从来没有尽头。

晨起抬手揉揉被疼痛折腾一夜的头,一个人站在镜前,穿戴停当推门出去。

自车里下来一个人。那人站在耀眼的晨光里,逆着光线看不清面容。影子染上融融的暖意,挺阔的大衣还带着仆仆风尘,明亮的眼睛掩不住疲惫也掩不住希望与喜悦。
然后,他听到,“大哥!”

他的光来了。

评论(6)
热度(9)

我不会再有别的墙头了。
爱楼诚,爱东凯。

© 桃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